栏目导航
  资源库
 
校刊
宋家宁的两篇习作
发布时间:2011/05/05  来源:  作者:  编辑:管理员  浏览:0

第一次做手术

文/初二(9)班  宋家宁

人生中有好多个难忘的“第一次”。我的这个“第一次”却是让我内心充满恐惧,身体上也备受煎熬。

假期中,我发现左腿上长了一个黄豆粒儿大小的包,当时没把它当回事儿。开学这几天,可能是因为长时间坐在椅子上,又经常被磨到的缘故,这包像雨后春笋一样,突然长大了。妈妈赶紧催我去医院做检查。

在妈妈的劝说下,我忐忑不安地来到了医院,战战兢兢地接受了医生的检查,听到了我最不想听到的话:“是粉瘤,切开引流吧。”我当时就有点懵了,原来手术居然离我并不遥远。电视画面中医生身披“战甲”,手执“利刃”,在病人身上割来切去的场面浮现在我的眼前。

从急诊室到手术室的路近在咫尺,却显得如此的漫长。手术室里是无菌的,妈妈不能陪我进去。离手术室越来越近,我感觉越来越紧张,心早已经跳到了嗓子眼,手心里攥出了冷汗。一进手术室,马上闻到一种特别刺鼻的药水味。手术室里面都是医疗器材,跟电视里看到的一模一样。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趴到手术台上去的,胆战心惊地看着护士把手术刀、各种药品、纱布、镊子等用具一一摆在我旁边的手术架上。我不停地祈祷,安慰自己这只不过是个小手术而已。

主刀医生换好了绿色的手术服,戴上大口罩,取出一副手术专用手套,戴在他宽阔的手掌上。护士拿起一小瓶麻药,医生用针管吸入药水,猛地扎在了我的包上。一阵剧痛,疼得我直冒冷汗。忽然想起关公刮骨疗毒,又想到江姐受的钉手指的酷刑,还想到了刘伯承不打麻药做眼部手术,更想到了班长邢兆雨也做过手术,患处是手指,十指连心啊那得多疼啊腿上肉多厚实,切个包包算什么呀。想到这里,我咬紧牙关, 挺了过去。

过了一会儿,麻药起了作用 ,我感觉不到医生具体是怎么切的,只是感觉肉在一动一动的。我想看看医生是怎么手术的,但怎么也看不到,我只好盯着手术架。医生用纱布止血和擦脓。我眼睁睁地瞅着被医生扔进垃圾桶的纱布,每块都被鲜血染红了,共有十二块。一打啊我真是又心疼又害怕。幸亏自己看不见伤口,否则我可能受不了这种场面的刺激。医生用药水冲洗了我的伤口,用纱布堵上,再用胶布粘好。手术虽然只进行了十五分钟左右,我却感到如一年那般漫长。总算“大功告成”了我松了一口气。

从手术室出来后,医生告诉妈妈,我的伤口有两公分长,一公分深。我听了倒吸了一口冷气,多吓人哪这时火辣辣的疼痛让我站立不稳,妈妈就让我在长椅上休息一下。我告诉妈妈医生只给我用了三分之一剂量的麻药,怪不得药劲儿这么快就过了。我就这样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医院,侧着身子用右臀部坐在出租车的座位上,别别扭扭地回了家。

第一次做手术的情景真是让我终生难忘啊我以后要好好锻炼身体,增强体质,再也不要到医院来了

(指导教师:韦锦秀)

编辑、校对  李茜

 

小狗闹闹

 

今天是国庆节,奶奶邀我们一家人去她家包饺子吃。我们收拾妥当,就直奔奶奶家。

上午姐姐她们一家没来,但我们过得还是很快乐。我就等着姐姐来了好“欺负欺负”她养的小狗闹闹。为什么说是“欺负”呢?我每次看见闹闹,都会想办法把它弄成四脚朝天的样子,接着我便发挥想象力,用各种各样的招式“欺负”它。

下午四点钟左右,门铃响了。一开门,一条熟悉的身影就蹿了进来。我赶紧想,今天怎么“欺负欺负”它呢?不管咋样,先把它放倒再说。

它极不情愿地躺下来,紧张地看着我,大概猜测我又要用什么方法来欺负它。我先摸摸它蓬松的毛发,一会儿又抓抓它的鼻子,一会儿又拍拍它的脸,不一会儿它就显出怡然自得的样子。就在这时,我突然抓起两只拖鞋扣在它的两只后腿上。哈哈哈!大家都乐翻了天。平时闹闹总是把拖鞋咬得左一个牙印,右一个牙印,很是神气,今天突然被嘴下败将倒打一耙,愤怒极了,“汪”的一声跳起来,想把拖鞋咬个稀巴烂,我赶紧抢在它下嘴之前抢走了鞋。

闹闹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手中的拖鞋,我忽然心生一计:为何不再用这拖鞋“欺负”一下它呢?我趁它不备用拖鞋打了它的屁股一下,它正趴在地上,突然受到了这等侮辱,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,差点咬住我手中的拖鞋。天啊!它平时因为身体重,动都不想动,今天居然做出了这样的高难动作,看来它确实是被惹急了。我继续逗它,因为是小型犬,它的嘴巴张不太大,我就用拖鞋敲它的嘴,它咬了半天也没咬住,气得不行,就“汪汪”地朝我大叫几声,跑去喝水了。

过了一阵儿,我又把小闹闹给整倒了,它极其不愿意,我用它十分爱吃的奶片逗它,不一会它又懒洋洋地躺在那儿了。我管妹妹要了几片碎的奶片,闹闹一看,好家伙,“腾”的一下站起来,眼巴巴地盯着我的手。我做了一个让它站起来转圈的手势,它乖乖地转了一圈,然后,我就把奶片扔到……自己的嘴里,当着它的面得意洋洋地嚼了嚼,还冲它吹了口气,它又气得不行了。我又拿出一个奶片,哄它转圈,它又转了一圈,我又把这个奶片塞到了自己的嘴里。这样干了几把,它就不爱理我了,吹胡子瞪眼,拿头顶我的腿,最后还不满地把屁股冲着我。

我用脚轻轻地碰它的屁股,它又回过头来全心全意攻击我的鞋,而且咬住不放,我只好又用拖鞋来解围。它一看见那拖鞋,气就不打一处来,冲上去撕咬,好一阵子才停下来,心满意足地趴在地上舔尾巴。

我早已把奶片弄成小颗粒状,趁它不舔尾巴的一瞬间,撒在它那毛茸茸的尾巴上。它一闻特别兴奋,开始还想吃,后来干脆站起来追着自己的尾巴咬,转了好多个圈,估计是转晕了,停下来休息了一会儿,又开始锲而不舍地追着尾巴咬,这次它不仅撞到了门上,还差点栽进水盆里去。看着它那滑稽的样子,大家都大笑不止。

夜色降临了,我们都要各回各家。我满心欢喜地下了楼。小闹闹完全没有记仇,还向我告别呢。我呢,也特别期待下一次再和它见面,好好地“欺负”它一番。

编辑、校对  李茜

 

[返回]
版权所有©新利18    技术支持:18官网   蒙ICP备11001088号